梦想在上
孤独在下

韩志国:制度缺失是中国股市的最大短板

作为现代市场经济的最高表现形式和社会资源配置的最主要、最基本和最有效机制,股市的运行与发展须臾也离不开市场的基本制度约束。从基础层面来看,制度是市场的守则。股票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博弈场所,贪婪与恐惧,都会在这里得到真实而又具体的展现。制度的本质是市场秩序,是一种控制快乐与欲望、抑制邪恶与黑幕的市场秩序。股市的灵魂是自由交易,而健康的秩序则是这种自由交易的首要前提。法令行而私道废,美好的人性源自完善的制度,受制度约束的自由交易才是既恰当又合理的自由。没有完善的股市制度,市场就既无法做到公平,也无从提高效率。

从运行层面来讲,制度是市场的边界。股票市场涉及融资者、投资者和监管者的三方利益和不同诉求。坏的制度能使人变成鬼,好的制度能使鬼变成人。制度所约束的,不仅针对投资者,也针对融资者,更针对监管者。尤其是在中国股市,财务造假大行其道,监管机构肆意妄为,建立科学、合理和有效的股市基本制度,对严惩违法行为、矫正监管走偏和保护投资者利益,都既十分重要又格外紧迫。从发展层面来说,制度是进步的阶梯。股市制度必须反映市场演进与社会进步的时代渴求,落后于发展、落后于改革、落后于时代的股市制度必然成为没有约束力、没有威慑力、没有制衡力的失灵、失序、失效的制度。中国股市对财务欺诈的60万元顶格处罚,就是法律跟不上时代、跟不上市场、跟不上社会的一个鲜明例证。

中国股市成立28年来,由于对股票市场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在认识上一直模糊不清,因而股市一直处于“童养媳”或“小媳妇”地位,被当作工具使用——这是中国股市与中国股民的最大悲剧。当国有企业面临困境时,股市成了为“国企脱困”的工具;当国有银行浴火重生时,股市成了银行业“背水一战”的工具;当贫困地区需要转型时,股市成了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工具;当实体经济面临资金短缺时,股市又成了“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工具。“工具论”的要害和要义,是始终不让股市具有独立品格和独立意志,进而成为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产业升级和推动科技创新的主要场所,成为竞争中最基本、最重要和最核心竞争力。2018年,美国的GDP总量达到20.5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一;中国的GDP总量达到13.6万亿美元,与美国存在6.9万亿美元的差距。但从人均GDP来看,美国的人均GDP为6.2万美元,中国的人均GDP仅为0.97万美元。这意味着,中国从经济大国走向经济强国的路程还漫长而又艰难。这种差别的形成,自然有历史与现实的客观原因,而且经过40多年的努力,中国已成功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与社会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与发展。

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股市这个强大的“发动机”正开足马力推动着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繁荣,而中国股市这台“发动机”已经基本熄火,不但不能推动经济发展水平和质量的提升,反而需要国家不得不拿岀几万亿的真金白银来一次又一次救市,连“晴雨表”功能都已丧失,更不要说对经济发展助力、助攻与助威了。中国股市要真正走上世界经济舞台,成为国家在大国角逐中的最核心竞争力,就必须彻底改变股市的“工具论”地位,用不断的制度创新来对中国股市进行脱胎换骨的重大改造,以弃旧图新的精神恢复股市所本应具有的地位、作用和功能。

在现代社会的文明进步与市场竞争中,最强大也最核心的源泉在于制度。没有一个健康而又完善的基本制度,股市的独立意志就无法确立,股市的独特机制就无法运转,股市的独有功能就无法发挥。制度软肋是中国股市的最大缺陷,制度走偏是中国股市的最大灾难,制度落后是中国股市的最大羁绊。中国股市的基本制度,或者残缺不全,或者落后时代,或者无助发展。当这样的制度不能有效地矫正市场走偏时,市场就必须反过来矫正这种走偏的制度。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中国股市的基本制度建设都不再有一拖再拖、知错不改的时间和本钱。股市的基本制度建设已经正式提上日程,立法机构与监管部门应当以建设科创板那样的热情和效率来加速推进,以尽可能快地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和进展,促进中国股市的制度文明和法治进程。这是提高中国股市的透明度和资源配置效率以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客观要求,既时不我待又刻不容缓!

赞(0)
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站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股海奇谈 » 韩志国:制度缺失是中国股市的最大短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