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垄断时代下的魔幻剧

奇谈君 2020-11-2020:14:24来源:许哲 评论 255

最近追了刺激异常的美剧《Election》SE2020,看的是废寝忘食,从大型脱口秀突变成律政剧,再发展到大型魔幻剧,下巴已经掉的找不到了。

国内也热闹,双十一大家离不开的花呗自己IPO被分期了。监管部门火速上线"等呗"和”管呗“,至于重新IPO时间则和大洋彼岸一起开启了悬疑剧中美文体两开花。

看似不搭界的两件事情,其实都是当今世界资本集中化到一定程度后的激烈反应。只不过反应的方式和路径截然不同,这一切都源自互联网为代表的新资本的寡头化。

互联网行业的一个特征:winner takes all 原则。在一个领域里,互联网先是有众多竞争者,然后几个大玩家脱颖而出,然后资本烧钱到一定阶段后,大家坐下来谈合并,最后一起做垄断寡头收割。

比如滴滴和快滴坐下来谈了合并,大众点评被美团整合打包上市,斗鱼和虎牙一起并入腾讯大家庭等等等等。风险资本愿意前期烧钱的唯一原因:为了后期能靠垄断获利。所以当初拿着优惠券,花几块钱甚至免费坐车的人,不要以为自己占了多大便宜而沾沾自喜,无非也是一次“分期付款”而已。风险资本就是大家无处不在的花呗,最后是要还的。合并垄断之后,打车的价钱就涨上去了。其他领域的故事也是类似的,按照风险资本的语言,只是“赛道”的不同。游戏的规则是一样的。

资本主义下,资本会自动集约化、寡头化最后形成垄断。而这,在互联网经济上,发展的尤为极致。不仅中国如此,海外也是一样,Google 独霸搜索市场,Facebook 下没有 MySpace 的生存空间,Whats App 和 instagram 会被纳入 FB 的资产名下。和你出门左拐的理发店没法辐射十公里外的小区不一样,所有用户到达一个互联网服务的速度差别,几乎是无法觉察的。

所以FAANG为代表的互联网“新经济”,不但一样遵循着资本寡头垄断的趋势,且更加彻底和明显。下图是标普500指数和互联网IT经济体五家头部企业的市值对比。

集中垄断时代下的魔幻剧

标普500指数所以不那么难看的原因是,这个指数含了FAANG,如果剔除FAANG,那么对比是更惨烈和难看的。这个就是资本的寡头垄断化后的现象。(谁说木有Alpha的)

大家可以自行去对比700.HK和 BABA(NYSE) 的收益率之相较于沪深300,太难看了就不贴了。

资本的垄断化导致了优质资产的话语权开始改变了社会结构,凡沾者,鸡犬升天;凡被收割者,每况愈下。于世界之各个角落,莫不如是。开始威胁原有的体系,体量的急速膨胀,让话语权也开始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蚂蚁金服的商业模式,网络上已多有介绍。其实无非就是把消费贷的资产通过ABS打包的方式,极致提升周转率和杠杆。我在之前的文章“不对称责任下的疯狂套利”里有详细介绍过资产打包ABS的原理和模式,并且这个模式最大的问题——风险收益不对称。和MBS一样,最终掏钱买资产的人,已经离底层资产非常遥远而不具备风控能力,而充当中间商的投行机构,则获取泡沫未破裂时的暴利,但将责任甩给全社会。赚钱的时候我全拿,负责任的时候给政府。次贷危机时的房贷和花呗的消费贷底层资产不同而已,本质上没区别。如果硬要说区别的话,MBS的负债对应的至少还有房产,而消费贷是一种没有对应资产的纯负债,更脆弱

蚂蚁能把消费贷的资产规模做到万亿级别惊人的程度,倚靠的还是淘宝支付宝这样的产品在电商赛道里已经形成的寡头垄断的地位。而这种寡头化的企业不承担社会责任,靠着不对称责任下的疯狂套利的方法,挑战的恰恰是真实存在的系统性风险。当消费贷的大部分被蚂蚁金服垄断的时候,靠着借呗还花呗分期这种以债养债的模式,最后必然不可持续发生暴雷后“关于债务结构”,这些ABS请问当局是管还是不管?救还是不救?一个寡头垄断形成的 Too big to fail 的破坏力,大洋彼岸已经剧透过了。巴塞尔协议确实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连这一层都做不到的话,遑论其他。

消费贷市场目前还没形成绝对的垄断地位,蚂蚁金服IPO之后融到的天量资金,你猜它是打算自己把ABS买下来降杠杆呢?还是打算收购消费贷赛道上的其他玩家,最后和一些实在无法收购的玩家一起坐下来,形成一个绝对垄断呢?不要以为财团的壁垒无法打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能手拉手一起收割的时候,大家都是乐意坐下来谈的。

暴利是自己的,金融安全的责任是国家的,而国家层面最常规少痛的做法无非是债务货币化,全民通胀承担后果。既如此,他们当然最好碾碎一切监管,美其名曰“干掉创新路上的老朽”。

这是国内的寡头垄断资本化的一次行动,它不仅仅是垄断的需求,本身也是垄断化的一个结果。为什么花呗的需求和余额会膨胀到这般田地呢?恰是因为资本寡头化后,生产资料越发集中导致的有效购买力不足。消费贷的蓬勃发展,已经是资本过度集中的一个明显病灶了。

区分有产阶级,无产阶级和中产阶级的划分标准不是账上存款的多寡,而是取决于是否占据了生产资料。陆家嘴上班的“金领”盘算着年底公司给多少奖金,要如何讨好老板,他是不掌握生产资料的。上了年纪996不动后,可能会被一脚踹飞从此没了福报。但卖给这位“精英”早饭的煎饼果子铺子的老板,是有生产资料的,店铺就是他的生产资料,他可以雇人让这个东西持续有产出。

所有的无生产资料者受雇于掌握拥有生产资料的人,而当生产资料越发集中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时候,生产剩余是没法全部卖给不掌握的人。最后的结果就是产能过剩,并不是大家没消费需求了,而是分配的过程里,不占据生产资料的人分配到的比例太低了,消费不起了。

而技术的进步,让产能的进步是持续改进而不遗忘的,那就有货卖不出去的问题了。这个时候并不会突然崩溃,而是有剩余者会给不足者消费贷,以谋取利息和卖出去自己的存货。这个过程不是负反馈的,而是正反馈的,因为这会更加加剧贫富差距。消费贷本身又成为掌握生产资料者的另一笔资产。而这个过程显然是无法一直持续下去的。

集中垄断时代下的魔幻剧

生产资料的集中化和寡头化,带来的明显的结果就是分配的极速不均化。有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些国家已经停止了基尼指数的统计工作,我们这里还是用美国的数据。最 top 1%的人的收入相较于其他90%底层的人而言,快了5倍。

其实结构性的问题比这张图还要更夸张:

集中垄断时代下的魔幻剧

更集中的互联网时代,top 0.01% 的人,把剩余top 1% 的人都远远甩在身后。也就是掌握FAANG的人,比掌握SP500剩下495的人,财富增长要快好几倍。当今天下,是资本主义规则下垄断程度最极致,最快速的时代。

这也是为什么大洋彼岸的这次选举如此不同寻常,社会如此撕裂的原因。

从全球化分工,特别是中国携着大量优质劳动力加入全球化分工以来,美国的寡头垄断资本以飞快的速度集中着,资本是逐利的,既然美国的工人天天有工会来折腾,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做法当然是把工作外包出去。这造成了掌握资本股权的人,和出卖劳动的无生产资料的人,收入差异迅速拉大。一开始这变化并不足以造成社会的撕裂,终于拉大到不掌握股权者,生活发生困难的地步。一开始的办法是收买,即政府通过对资本的税收,用福利的方式补贴底层。奥巴马上台前承诺的收top 1%的税来补贴底层的90%,而不伤害中产的这套方案,是诱人而切中要害的。

问题是:执行不了。

无论奥巴马如何咒骂开曼群岛上的避税结构,一个楼里如何住下几万家公司,你就是斗不过这些人。庞大的税务律师团队和令人目眩的财技,就是能让巴菲特交的税,比他的打字员还要少。

因为 top 1%的人自己掌握了完整的生产资料,而需要的劳动力都外包到了海外,所以美国以前所谓的“中产阶级”消失了。有一套别墅,车库里有两辆车,养三四个孩子一条狗的所谓中产阶级,其实并不中产。他们自己不掌握生产资料的话,本质上并没有中等的生产资料。全球化中,他们被“取消”了。

他们哪里是什么”中产阶级“,他们只是打工人而已。

社会福利支出向非法移民大量倾斜,这是选票政治下的必然,因为同样的钱,买票的效率是不一样的。一人一票的制度下,单位资金能收买的选票,一定是越底层越高效,所以垄断资本需要的是什么?是最便宜的选票,因为这也是符合资本效率最大化的规律的。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布伦伯格要花大价钱推动佛罗里达的重刑犯有投票权,因为彭博机卖的都是有股票的资本大佬,他们需要全球化来发财,需要最想不劳而获的人的便宜选票来掌握政权。想明白了单位选票成本最低化的关键诀窍之后,就无需对奥巴马给非法移民投票权的设想,感到匪夷所思了。连工作签证都非常遥远的偷渡客,居然能比苦干多年拿到绿卡的华裔拥有更多的政治权力,甚至和公民平起平坐投票选总统,这不是魔幻剧,而是真实上演的美国总统的真实努力。用最少的资本,买到白宫的位置,这是垄断资本彻底无须打工人的体现。讨好middle class 太贵了,得买便宜货。

更妙的是,赡养没有工作意愿的人,才更有利于垄断资本长期掌握政权。因为这些人将会是“票奴”,改善自己的劳动技能获取生活条件改善的人,远不如吃着福利的懒汉好。他们为了不劳而获的福利制度的长期化,会一次次把选票投给承诺福利最高的政党。而扩大这个阶层的人口比重,乃至颠覆美国的主体人口,又有何不可呢?反正垄断化的资本,已经不需要美国的打工人了,已经外包出去了。top 1% 需要的就是“票奴“而已。

top 1% 乃至 top 0.01% 的人,养着一大堆”票奴“,且赡养的成本主要由非寡头的打工人的收入来支付,这就是美国特朗普当选前的现象。奥巴马医保一开始每个月收几百刀,对于收入四五万刀的家庭来说捏着鼻子也就认了,但快速蹿升到几千刀一个月的时候,看着身边的流浪汉滥用毒品去诊所的费用都是你不舍得花的钱来付,心态炸了。

这是当今资本垄断集中化程度异常高,和一人一票的选票政治,结合生下的怪胎。无须打工人且高度集中化的资本寡头,与他们用打工人的钱圈养的票奴,联手成功边缘化了打工人。也无怪乎桑德斯书记都感慨,民主党现在已经是为华尔街资本大佬服务的政党了。所以互联网巨头们,和媒体默契的同时掐掉了特朗普的发言,就变得丝毫不奇怪了。

这个撕裂的社会,不会因为哪个政党上台而改变,这个模式会继续撕下去。

我们这边有一个看的见的手,抽了垄断资本两个大耳瓜子。

集中垄断时代下的魔幻剧

于是,美团阿里股票一顿乱跌。

大洋彼岸可没有,或者说,全世界尺度内可没有。

抱怨生活对打工人如何不公是没有意义的,你没能力改变世界的大格局。所谓的财富不是货币,而是考量是否掌握了生产资料,掌握了多少量的生产资料。当然你掌握了全社会的生产资料到一定比重后,通货膨胀之类的事情是不会稀释你的购买力的。假设全世界的消费品都是一百家工厂生产出来的,你如果拥有三家,那么你一定会是富人,无论发生什么奇怪的魔幻剧。

这解释了为什么股票是真正长期抗通胀的资产,原理很简单,因为上市公司销售的商品也随着通胀而上涨了,所以股东的收入是通胀豁免的。

老美这边的剧情是:不掌握生产资料,是要被甩下车的,认真读书,诚实劳动甚至比不上躺倒伸手要福利。这是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相悖的,但你无法否认的客观现实。

所以唯一重要的是:尽可能提高对生产资料的占有

那普通人如何掌握和拥有生产资料呢?

答案是股市

那股市估值历史新高,买不下手怎么办呢?股灾忽然来了,黑天鹅一群群游过来怎么办呢?

emm……这个学问值钱了,不能免费给

如果拜登顺利上台,那么高度集中的资本寡头会锦上添花,这也是媒体欢呼拜登胜选后,FAANG又一波冲天高潮的原因。但作为谨慎的投资者,还是要等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官宣,毕竟魔幻的2020,还不一定再出什么幺蛾子。

最后,我要对在美的打工人,却支持民主党的人,分享两段我认为质量很高的发言。一段是查理芒格的演讲,一段是弗里德曼的。

芒格的原话:

我完全赞成解决社会问题,我完全赞成对穷人慷慨解囊。我完全赞成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去做一些你认为利多于弊的事情。

我反对的是非常自信,非常有把握的认为你的干预必定是利多于弊,因为你要对付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每件事情互相牵连,相互影响。

我100%赞同芒格的话,他说的非常含蓄。要我直言,激进的“进步”,往往是善意铺就的地狱之路。历史应验过无数次。

其次是弗里德曼的话,我说个大概的意思:所谓社会福利支出从来不是政府支出,而是由一群人支付给另外一群人。有趣的是指定谁的钱转移给谁的那个人,自己要收取不菲的费用。

满脸亢奋的要求进步与公平,无非是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罢了,天上不会掉馅饼,所有的东西都有人支付代价。考量一个经济学家是否成熟的标尺是:他有多不相信世界上有免费这件事。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