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奇谈君 2020-11-2722:29:16来源:野马财经 评论 2,360

2020年的这个冬天,对前“内蒙古首富”霍庆华家族来说,显得格外寒冷。

目前,霍庆华夫妇均已被限制消费成为“老赖”,关系密切的家族二代霍东,则随着国资退出仁东控股(002647.SZ),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他再次接手的仁东控股,目前已连续暴跌四天。11月27日第3次跌停,收盘价为43.87元/股,总市值降至245.6亿元,周内暴跌30.8%。


国资撤退,4年来第4次易主

仁东控股的崩盘,开始于11月19日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这是公司20天内收到的第2份“特别关心”。

11月25日,仁东控股发布公告,对关注函进行了回复。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天津仁东仁东科技、霍东曾与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签署股份委托管理协议,仁东信息、天津仁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2019年11月15日,随着协议正式生效,公司实控人由霍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仁东控股公告

但一年后,上述各方签署《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海科金集团不再拥有仁东信息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霍东在一年之后,再次成为仁东控股实控人。

4年中,这已是仁东控股第4次变更实控人。

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仁东控股称,此次委托权到期不续约主要是因为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控股后,承诺提供不超过50亿元的资金支持,但实际的支持力度十分有限,加之受各方面因素影响,上市公司与海科金集团合作进度低于预期。

对于10月30日受到问询的海科金集团借款以及兴业银行3.5亿元贷款逾期等问题,仁东控股称,截至本年末,公司将分批次逐步偿还完成上述借款。截至2020 年 11 月 20 日,公司已经偿还0.8亿元,还款来源主要是大股东仁东信息对公司的借款。

公告还显示,截至2020年10月25日,仁东控股货币资金合计13.65亿元,其中受限的货币资金13.14亿元,未受限的货币资金0.51亿元。而自9月30日起三个月内公司流动负债到期金额,已达到21.42亿元。

所以,仁东控股在公告中直言,“不排除存在到期债务无法如期偿付的风险。”

随着国资离场,仁东控股已连续三个交易日(11月25日至11月27日)跌停,“A股第一强庄”的牛气,正在面临考验。


6年30倍的“A股第一强庄”

仁东控股的主营业务是第三方支付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互联网小贷等。在此次暴跌前,6年多来仁东控股股价从2块多一路上涨超过60元,涨幅达30倍。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同花顺

特别是今年以来,一根“45度仰望星空线”冲出超过2倍的涨幅,而且拒绝回调稳步向上,引来无数股民膜拜。

但是,仁东控股的基本面并不突出。过去十年,2016年公司业绩最好,但净利润也只有1.1亿元。而进入2017年公司便亏损2.16亿元,一把抹掉了前后三年的利润。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进入2020年,仁东控股的业绩一路下滑。三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长89.77%,净利润却同比下跌144.50%,亏损2192.3万元,同比下降144.5%。而今年以来,公司整体毛利率也开始大幅下滑,从去年的25.59%降至9.11%。

更值得关注的是,仁东控股目前仍有9.99亿元的商誉,与公司10.04亿的净资产相差无几。

今年7月,仁东控股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2020年7月23日,公司子公司民盛租赁有限公司作为首家与蚂蚁链合作的融资租赁公司,受邀参加了蚂蚁集团召开的蚂蚁链品牌发布会。

蹭上“蚂蚁概念股”,这或许可以给公司超强的股价表现找到一些理由,但随后公司就因为“介绍合作蚂蚁集团不客观”收到了监管函。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仁东控股公告

但是,此次打击并没有影响到仁东控股的股价。从其具体走势可见,仁东控股股票的日K线以小阳线居多,绝大部分时间日换手率在2%以内。小步慢跑,不惧风雨。

截至9月30日,仁东控股十大流通股东累计持有流通股比例达到57.22%,筹码高度集中。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同花顺

有投资者向野马财经表示,仁东控股的股价“控盘现象很明显”,甚至将其称为“沪深两市第一强庄股”。

“A股第一强庄”仁东控股崩了?

图片来源:股票社交平台

一般来说,高度控盘的股票,仅凭少量换手,就可以把股价推高。

那么,仁东控股今天的“江湖地位”,到底是怎么来的?这就不得不提到公司四年四次易主背后的各路资本大佬。


德御系”魔咒?

仁东控股的前身,是来自浙江诸暨的宏磊股份,2011年12月登陆A股,当时的主营业务为铜加工,实控人为戚建萍。

公开信息显示,在上市前夕,控股股东宏磊控股就被爆出高达25亿的债务危机,过会前的8、9月份,宏磊控股一度濒临绝境。但是,成功上市让宏磊控股得以死里逃生。

“第一强庄”刚一出世,就透着不简单。

2012年,A股的板凳还没有捂热,宏磊控股便通过应收票据,违规占用公司资金达4.63亿元。当时公司净资产总额也不过10个亿。

2013年6月,深交所对宏磊股份、实控人戚建萍、10名董监高进行公开谴责。但进入2014年,宏磊控股又占用公司应收票据和铜材贸易款,累计金额高达8.33亿。

忍无可忍的监管层直接掏出红牌,女老板戚建萍被浙江证监局打上标签,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的“不适当人选”。

此后,玩不下去的戚建萍选择“卖壳”,金蝉脱壳。

2016年,戚建萍为首的戚氏家族以27元/股的价格转让1.2亿股,总对价32.5亿。接盘方共四家,为首的柚子资产承接56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5.9%,成为宏磊股份第一大股东,山西女老板郝江波成为公司实控人。

郝江波的丈夫,正是大名鼎鼎的“德御系”创始人田文军。

公开信息显示,“德御系”发源于山西晋中,成员主要包括田文军、郝建明、王宏等人,主要从事非煤产业,擅长资本运作,聚拢在身边的已包括至少5家上市公司德御农业稳盛金融北讯集团(002359.SZ)、顾地科技(002694.SZ)、民盛金科(即仁东控股,002647.SZ)。

“德御系”在资本市场以彪悍成名,不仅纵横A股,在美股也颇有声名。

“德御系”旗下龙跃集团曾在2014年底以8.8亿元拿下齐星铁塔,随后更名为北汛集团,公司股价从当年11月的4块钱,一路飙升到2018年2月的28.5元。在此期间,股灾、熔断均未对股价造成太大影响,势头强劲。此外,像已被纳斯达克退市的稳盛金融,也曾创下一夜暴涨7.5倍的神话,引来美国证监会频频关注。

但是,“德御系”染指的股票,虽然均有大幅暴涨,最终往往都是一地鸡毛。

江湖中,至今仍有“德御出征,折腾不停”的传言,其染指的上市公司不少都没有好结果,堪称魔咒。

除“德御系”外,参与接盘宏磊股份的还有香港资本玩家张永东和牛散景华等。各路资本大佬齐聚宏磊股份后,2017年,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摇身一变,将公司改造为高大上的金融科技公司。

但是,好景不长,2017年底,“德御系”危机显露。2018年,山西省成立风险处置小组,为“德御系”引入了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华讯方舟集团等进行债务重组。

随后,田文军远遁海外,“德御系”控制的上市公司陷入困局,其中就包括刚改名不久的民盛金科(即仁东控股)。

这时,一位来自“内蒙古首富”家族的年轻“富二代”脱颖而出,走到了台前。

他就是霍东。


“富二代”接盘,牵手国资有玄机

公开信息显示,霍东出生于1987年9月,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

2010年,23岁的霍东入职中国庆华集团,历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庆华集团为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董事长为霍庆华。2015年的胡润排行榜中,霍庆华家族以140亿元排名内蒙古第一。但是,近年来庆华集团“爆雷”,目前霍庆华夫妇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仁东控股在一份公告中透露,霍东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霍东入职庆华集团后便担任要职,显然与前“内蒙古首富”关系匪浅。但两人具体是何种关系,目前外界还不得而知。

2018年1月,霍东控制下的云驱科技从张永东旗下民众创新手上接下仁东控股4019.33万股,占总股本的10.77%。“牛散”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13.82%股份对应表决权委托给云驱科技。

权益变动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霍东,名字也变更为仁东控股。此后,通过承接“德御系”及二级市场增持,到2019年6月底,霍东共持有仁东控股1.62亿股,占总股本的28.94%。

2019年,景华曾在一篇媒体报道中表达了对霍东的认可。他认为,霍东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受命于危难之际,使仁东控股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同年,在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上,霍东以27亿元排名全国第40名。

同样在2019年7月,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协议,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仁东控股21.2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海淀国资委实控的海科金集团进行管理。

但是,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如今双方分道扬镳。

国资海金科主政期间,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潞城农商行”)因15亿资管计划违约,曾将仁东控股作为连带担保责任方,与“德御系”旗下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对于从天而降的15亿“大锅”,仁东控股当即否认提供过连带担保,并向警方报案。

公开信息显示,这笔15亿的借款由“德御系”于2018年以信托的方式从潞城农商行借出,2019年3月到期。此时,霍东已然从“德御系”手中接过了仁东控股,但一直未被潞城农商行告上法庭。

海科金接管仁东控股后,15亿资管违约案姗姗来迟,其中玄机似乎耐人寻味。

目前,霍东重新接过实控人之位,摆在他面前的仁东控股在暴跌30.8%后,市值仍有245.6亿元,静态市盈率高达821.56倍,三个季度连续亏损,债务高企,资金受限……

“德御系”的魔咒,能打破吗?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