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奇谈君 2020-12-3020:59:16来源:界面新闻 评论 286

连续10个跌停!这是济民制药(603222.SH)近几年来“闪崩”最狠的一次。除12月28日放量成交超8亿元外,其余9个交易日均为无量跌停,近万投资者被套。

跟踪济民制药近几年股价走势可发现,早在2017年12月-2018年6月,济民制药便出现过两轮“闪崩”,2020年除了最近的10连崩外,6月期间也曾在拉高出货后遭遇3个跌停。

资深私募人士范云(化名)对界面新闻表示,从股价走势、流通市值、股本结构、股东户数等各方面来看,济民制药被庄家控盘的痕迹十分明显。

最近的连续跌停中,济民制药三季度一位新进自然人股东邵奕楠或是关键所在。邵奕楠持股的两家上市公司济民制药与荣科科技(300290.SZ)同在12月16日出现闪崩,应不是巧合。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邵奕楠是场外配资的深度参与者,其屡次作为场外配置的“工具人”存在,并由此牵出一个场外配资炒股团队。界面新闻还发现,这一配资炒股团队背后资金来源涉及了P2P网贷资金。

接近监管层人士也向界面新闻透露,这类股票的崩盘可能跟公安查封配资平台有关,因为这些庄股背后存在大量配资账户运作股价,配资平台被查封后资金无法继续维持盘面。

谁在出货?

济民制药股价在最近短短10个交易日已跌去65.14%,从40元上方如自由落体般掉至12月29日14.57元的收盘价,且跌停线上依然压着超26万手卖单。

尽管济民制药连续多次披露龙虎榜交易席位,但因12月17日-25日连续“一字”跌停之下几无成交,这期间龙虎榜数据参考价值有限。

12月28日济民制药突然成交放量,一度撬开跌停板,换手率达15.60%。不过随着29日的继续跌停,试图撬板资金也被埋了。

12月25日至28日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前五营业部总成交金额1.34亿元,累积净买入4150.01万元。买入筹码并不集中,每个营业部买入金额在1000万元-3000万元之间,撬板资金来自何方难以判断。

与此同时,卖出营业部的态度则更显坚定,前五营业部总成交3.90亿元,累积净卖出3.58亿元,是前五净买入金额的超7倍。

其中,卖出前二席位申万宏源证券东莞鸿福路、安信证券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各出货超过1亿元,且一股未买。以济民制药当日开盘价及收盘价16.19元计算,这两家营业部出货数量均超过600万股。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12月25日至28日济民制药异动营业部数据

谁在出货?

济民制药股份全流通,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十大股东名单的最低持股线只有267.36万股。公司称,截至12月28日,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总持股数为1.98亿股,累计质押0.93亿股。

济民制药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李仙玉持有济民制药第一大股东双鸽集团98.08%股份,直接持有济民制药0.16%的股份。第二大股东张雪琴为李仙玉的妻子,第三大股东梓铭贸易有限公司,张雪琴是梓铭贸易的实际控制人。第四、第五大股东分别为李仙玉的两个女儿李慧慧和李丽莎。第八、第九大股东为李仙玉的两个女婿田云飞、别涌。

从这七位股东最新持股数量与三季度末持股数量来看,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数量基本未变。

那么可能大额出货者的名单只剩三位——第六大股东自然人邵奕楠持股数量657.65万股,第七大股东私募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旗下正帆敏行4号私募基金持股数量347.79万股,第十大股东自然人陈建东持股数量267.36万股。

这三位股东合计持股数量1272.90万股,与28日卖出前二席位的出货数量基本相当。

济民制药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总持股数量占总股本比例的62%,这部分股份锁定未动,意味着市场上只有38%的筹码在流动。

12月28日济民制药换手率高达15.60%,前五营业部成交量占当日总成交量的近一半。由此可算得,这五家营业部的成交量集中了流通筹码的约20%。

有私募人士称,如此集中的出货量及换手率意味着“庄家”已极大概率割肉出逃。

谁制造了“闪崩”?

针对近期的股票异动,济民制药在12月28日晚间第四次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和异动征询函的回函。

公告中,济民制药再次提及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质押的股份不存在平仓风险。

那么,是谁制造了济民制药的这次“闪崩”,谁可能涉嫌坐庄?自然人邵奕楠或是关键。

邵奕楠是济民制药三季报新进的两位自然人股东之一。据界面新闻查询,邵奕楠在A股以往投资史并无留痕,但在今年三季度同时新进两家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东。除济民制药外,另一家为荣科科技。

荣科科技在12月16日、17日同样“闪崩”,两个交易日跌幅达35.93%。12月16日,也正是济民制药本轮暴跌的起始日。

巧合还是必然?是邵奕楠不幸同时“踩雷”了两家上市公司,还是两家上市公司的“闪崩”均与邵奕楠持仓有关联?

2020年6月,邵奕楠这位从未在资本市场露面的自然人,豪掷1.73亿元自有资金从崔万涛、付艳杰处共受让5%荣科科技股份,受让价格为6元/股。

荣科科技当时公告显示,邵奕楠,男,1989年出生,住址位于浙江省江山市市区西塘巷。

界面新闻查询天眼查APP发现,邵奕楠同时担任浙江瀚达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瀚达控股)和浙江瀚达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瀚达文化)法定代表人,邵奕楠对两家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70%。两家公司成立时间并不久,瀚达控股成立时间为2020年6月10日,瀚达文化成立于2019年5月18日。

瀚达控股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包括陈欢、吴学鹏、邵奕楠、詹超朋、周文岑。其中陈欢为大股东及实控人。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瀚达控股股本结构,来源:天眼查APP

瀚达文化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9年7月曾出现过一次变更,法定代表人由项斌彬变更为邵奕楠,投资人同样由项斌彬变更为邵奕楠。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瀚达文化变更记录,来源:天眼查APP

界面新闻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邵奕楠及其合作伙伴作为当事人或案外人多次出现在配资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在这些案件中,也可以窥得场外配资业务的具体合作方式。

案件A,在浙江省淳安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浙0127民初3356号)中显示,原告詹超朋提出的诉讼请求:被告归还本金323万元,并支付利润252.42万元。诉讼请求还显示,“2018年12月28日,原告指示邵奕楠向被告账户汇款323万元”,“廖轶作为原、被告之间的居间人,一直维系着原、被告之间的配资关系,并收取居间费用作为报酬”,“原告支付廖轶居间费用共计5112000元”。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9)浙0127民初3356号

案件B(2019)浙0105民初7250号与案件A类似,邵奕楠受詹超朋指示向一账户汇款800万元。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浙0105民初7250号

在这两件案件中,邵奕楠作为案外人存在,同时受詹超朋指示从事场外配置炒股。

从案卷可见邵奕楠及其合作伙伴所获利润相当丰厚。案件A中,詹超朋诉求的本金323万元,炒股利润252.42万元,账户操作买卖期从2018年12月28日至2019年2月底,仅两个月时间。

案件B中,詹超朋汇出的本金1420万元,炒股产生的利润2190.31万元,账户操作买卖期从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15日,1.54倍的收益也只用了4个月时间。

在另一件借款合同纠纷中,涉及邵奕楠及瀚达控股大股东陈欢,在法院认定的事实中,也提到了具体的配资操作方式。

案件C,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浙0106民初777号),法院认定的事实显示,“陈梦非(出借人,甲方)、陈浩(担保方)、陈欢(担保方)、邵奕楠(担保方)、原告(借款人,乙方)签订一份《借款协议》,约定:乙方使用甲方出借的资金投资于在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有价证券,不得挪作他用;保证金3575万元;借款本金8925万元;借款利率为固定利率每月1%,即每月利息为89.25万元,按月支付;借款期限为3年。”

这一案件同样涉及的是场外配资,邵奕楠和陈欢的身份是担保方。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9)浙0106民初777号

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书中显示的邵奕楠从姓名、性别、年龄、住址与荣科科技披露的邵奕楠均一致。

此外,前文中提到的项斌彬在二级市场上并未有持仓记录,但此人曾因操纵证券市场被罚。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自2014年起至今,项斌彬被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和合同纠纷。

在案件D中,由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浙07民终6054号)显示,法院认定事实:林士宏持有大量的诚益通(300430.SZ)股票,2019年6月期间该股票出现跌停板。为了减少损失,林士宏与项斌彬达成协议,由项斌彬以购进诚益通股票的方式打开该股票的跌停板。2019年6月4日、6月5日,林士宏分三次转入项斌彬账户1100万元,项斌彬花了1600万元,分三个账户购买了诚益通股票。

这一案件中,法院认定项斌彬“操纵证券市场”,从而认定项斌彬、林士宏之间的协议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项斌彬未有过可查持仓记录,依然通过操作多账号完成了法院认定的“操纵证券市场”的事实。

由上述事实可见,邵奕楠及其合作伙伴参与场外配资极深,且多人参与,有着较为成熟的合作模式。

配资资金与P2P关系密切

一则案外人的请求还透露出,邵奕楠团队的配资资金或与P2P网贷资金有关。

案件E,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9)浙0106执异64号)显示,杭州九盛泽丰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九盛泽丰)作为案外人请求法院解除对(2019)浙0106民初777号民事裁定书中(案件C)户名陈梦非两个案涉账户的冻结。原因在于,“被法院冻结案涉账户名义上是陈梦非个人账户,实际上是其公司用于网贷客户之间的资金兑付账户,账户内资金属于网贷相关资金,并非陈梦非个人资金。这是杭州小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小九投资)以董事长之子陈梦非名义开设的账户。”同时,裁定书还显示,九盛泽丰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旭义与陈梦非为父子关系。

天眼查APP显示,陈旭义为杭州金华商会副会长、杭州兰溪商会副会长、浙江大学EMBA1068届班长。其在2007年创立杭州爱彼西商务配送有限公司担任CEO,在完成多轮融资后杭州爱彼西在2014年被唯品会(VIPS.N)并购。

再之后,陈旭义投身P2P网贷行业。目前其旗下公司包括杭州九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润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通过这两家公司控制九盛泽丰等子公司。

小九投资2015年8月3日成立,旗下品牌小九金服。小九金服是互联网金融P2P网贷、P2P理财的投资理财平台,以车贷业务为主。2016年获赛伯乐2000万元投资。最新资料显示,小九投资已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小九金服此前在公开场合发布的文章显示,陈旭义当时任小九金服创始人、董事长兼CEO,1970年出生于浙江金华兰溪。

2018年7月7日,杭州警方通报,对小九金服等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小九金服的官网定格在2018年6月,网站显示,小九金服累计成交金额42.63亿元,累计服务用户数11.81万人。

小九金服官网披露的2018年5月运营报告显示,在投投资人数3400人,累计借款35.02亿元,在贷借款2.52亿元。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股权关系上,陈旭义也逐步退出小九金服。小九投资2018年5月法定代表人由陈旭义变更为张棉靖,同年6月投资人由陈旭义及其控制的公司等变更为上海景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后者于2020年3月被注销。

结合案件C来看,小九金服部分网贷资金在陈旭义之子陈梦非的个人账户上,资金池无疑,而陈梦非也是场外配资关系中的出借人。这两笔资金之间的关系昭然若揭。

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式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

邵奕楠及其商业合作伙伴的场外配资行为均为非法配资业务。

济民制药如今已10个跌停,荣科科技最新股价4.61元,较此前6元成本也折去23.17%。

早有庄股特征

跟踪济民制药近几年的走势可发现,这不是公司首次崩盘。在2020年除了近期的10个跌停板外,6月期间也曾遭遇3个跌停。

界面新闻发现,除自然人股东邵奕楠外,在济民制药上不能忽视的一股资本力量来自一家私募——正帆投资。

正帆投资对济民制药的投资自2019年二季度起贯穿至今,精准踩中了济民制药的上一波大涨,且过半资金在2020年6月已高位离场。

在范云看来,济民制药被庄家控盘的痕迹十分明显。他称,庄家偏爱的股票首要就是流通市值小,“流通盘小,比较适合控盘”。

济民制药在上轮牛市的起点时市值不到30亿元,其中超过60%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有,真实可流通市值不足10亿元,是一个极好的控盘标的。

“里面不要有大的机构,公募基金不可控。最好是无机构持仓,都是散户在里面玩。”范云称。

济民制药的这波牛市行情始于2018年6月,其股价盘中创下新低8.50元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吸筹拉升之路。

正是在这段时间,正帆投资旗下两只私募基金前后脚进入济民制药十大股东名单。

正帆敏行3号私募基金第一次出现是在2019年中报,持股数量280万股。三季度,正帆敏行3号加仓42万股,正帆投资旗下另一只基金正帆敏行4号新进成为第六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348.79万股。

2019年年报,正帆投资持股数量达峰值,两只私募基金合计持有济民制药680.65万股。

正帆投资建仓后,济民制药进入快速拉升模式,股价大涨至50元上方。风险渐渐逼近。

2020年4月3日,济民制药突然无量“一字”跌停,庄家小试镰刀后,开启了两个月的绝对控盘之旅。4月7日至5月6日,济民制药股价每日收盘价精准地控制在涨跌1%以内,一个月股价累积涨幅-0.41%。

范云表示,判断是否庄股还要结合股价走势、换手率和股东户数等指标分析。

“庄股的交易特征十分明显,振幅很窄。经常在某一天跌很多再拉回来,留下一根长长的下影线。然后再缓慢拉升。”范云表示,仁东控股(002647.SZ)走势就很明显。

从济民制药的走势来看,“闪崩”前最常出现的是“横盘预警”,甚至部分时候,济民制药连续几个交易日的K线图仿佛拿直尺画出的。横盘多日后,突然连续暴跌,均为封停,投资者都来不及反应。

范云还称,这些股票换手率很低,“因为控盘后,没有什么人在交易,基本就是对敲”。

济民制药也符合这个特征。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济民制药日K线2020年3月-6月

6月11日,济民制药盘中突破前高至历史新高57.50元,却留下了长长的上影线。成交大幅放量,成交额高达15.50亿元,换手率8.88%。在此之前济民制药的日成交额经常未过1亿元,换手率不超过1%。

更为诡异的是,当日分时图来看,走出了整整齐齐的拉锯式形态,有网友戏称这是“韭菜丛”。这种走势也暴露出了庄家的意图。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济民制药2020年6月11日分时图

紧接着三个“一字”跌停,6月11日追进的投资者毫无反抗之力被套。

对比济民制药2020年一季报和二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其他股东持股数量一股未变,唯一的变化便是正帆敏行3号已退出。

正帆敏行投资风格专一,在正帆敏行3号和4号投资济民制药期间,两只基金可查持仓有且仅有济民制药。

不仅如此,正帆敏行系其他基金也或参与其中。

界面新闻查询私募排排网发现,正帆敏行共有7只基金,其中3号在退出济民制药后已提前清算,此外,1号、2号、4号、5号产品的净值走势高度一致,同时也与济民制药股价走势相似。

有私募从业人士认为,正帆投资实际持仓济民制药的数量可能比财报暴露出来的还要多更多。

正帆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投资经理为黄建杰。黄建杰在2019年5月接受资管网采访时表示,正帆敏行系列产品目前已经发行了6期,都以股票多头策略为主。股票的配置以医药、消费、科技及部分周期股为主。黄建杰当时还透露,其管理的规模接近4亿元。

正帆敏行1号成立时间最早,为2018年11月20日,正处于济民制药上轮牛市行情启动初期。

另一私募富兴投资基金(广州)有限公司-富兴璀璨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富兴璀璨4号)也有出没。其在2019年一季度持仓济民制药305.70万股,二季度小幅减持,三季度完全退出。按此测算,富兴璀璨4号也跨越了济民制药最快一波拉升期,收益在2倍左右。

此外,异常的股东户数也显示出“庄家”操作风格之极端。

2018年上半年末,济民制药股东户数1.91万户,在连续六个季度的筹码集中后,其股东户数在2019年底已降至仅4336户,是一年半之前的23%。户均持股数量也由1.68万股上升至7.38万股。

在前十名股东持股数量稳稳保持在66%左右的前提下,意味着剩余股份比所呈现的更为集中。

2020年期间,济民制药股东户数变化更是大起大落。先是由一季度末的5904户上升至二季度末的15295户,股东户数大增约1.6倍。到三季度末,济民制药股东户数又下降至9272户,降幅40%。

拆解济民制药“闪崩”之谜

济民制药近年股东户数变化

范云提醒投资者,如果判断标的是庄股,那最好不要碰,“因为不知道庄家什么时候出货,出货时来不及反应。”

范云对界面新闻称,正常情况下,通常小市值公司拉高后,再配合上市公司出利好消息,再出货。“比如说高送转,并购、股权激励等利好消息,让散户接盘。”

在济民制药上,却是利空多过利好。

济民制药主营业务为医疗服务、化学制药及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医药概念股受之利好普遍业绩表现不俗。但济民制药不是。

在股价创历史新高的2020年上半年,济民制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359.59万元,同比下降85.29%;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3483.77万元,同比下滑15.60%。

基本面毫无亮点的济民制药难支撑上半年股价的新高,爆炒过后的回落也是一种“价值回归”。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