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基金经理的“投资经”是如何炼成的

奇谈君 2021-03-0820:22:38来源:财联社 评论 270

今天这个特别日子,金融女性尤其被行业聚焦。财联社特别聚焦百亿公募基金中的三位女基金经理

四年前一个春寒料峭的京城午后,记者突然接到工银瑞信新闻处的一个电话,对方未做任何寒暄,开口第一句话:袁芳对你写的专访非常满意,“抓住了她的特点”。

脑海迅速闪回几天前的采访现场——研究员出身、转型基金经理刚满一年的袁芳,正一板一眼地分享着她投资的“配菜逻辑”,那些是“主菜”,那些是“佐料”,菜怎么配?何时配什么菜?

与生俱来的感性思维,加上不让须眉的理性思维,短短几年时间,就让袁芳从一位籍籍无名的基金经理新人,跻身为“三百亿”明星基金经理行列,并当之无愧地成为这家银行系基金公司的“半边天”。

两个月后,记者离开了工作七年的证券媒体,投身一家券商系基金子公司,期间,又接触过多位容貌与智慧俱佳的基金圈女性,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此前专访过的袁芳、吴萍萍、徐艳芳三位女基金经理。

“三百亿”基金经理,拒绝给自己“贴标签”

女基金经理的“投资经”是如何炼成的

作为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银与媒体的互动并不多。印象深刻的两次基金经理专访,一次是量化投资部负责人、“海归理工男”章赞,一次便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袁芳。

对袁芳的专访是在2017年年初,此时2015年的股灾和2016年的熔断虽已远去,但资本市场的凶险,仍让很多人谈虎色变。所以,当袁芳一字一眼地分享自己的投资逻辑时,外界多少还是有些质疑。

毕竟,她是刚刚上任一年的基金经理。尽管在此之前,袁芳拥有9年证券从业经验,曾在嘉实基金担任股票交易员,2011年加入工银瑞信后,也一直从事研究员的角色。

尽管资历尚浅,但你可不敢小瞧眼见这位“弱女子”。2016年年初,数次“熔断”,凭借深厚的研究功底和灵活的投资策略,袁芳的工银瑞信文体产业,最终以15.72%的净值增长率夺得同类产品的季军。

“资本市场太精彩了,如果给自己贴标签,等于就把自己限制了,我还是要从基本面选股逻辑出发,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钱。”作为为数不多的女性基金经理,袁芳如是阐述自己的投资风格。

从研究员转型基金经理,2016年这一年,袁芳可谓华丽转型,同时她也感悟颇多。在她看来,研究只是一个“佐料”,投资重在“配菜逻辑”。菜怎么配?何时配什么菜?都要有自己的逻辑。

作为新生代基金经理,袁芳的“配菜逻辑”是什么?她坦言:“我并不希望给自己定性为一种投资风格,只能说有一个目标,我的长期目标是每年的业绩力争进入前三分之一,尽管做到这一点很难。”

时隔四年,袁芳对投资的理解和目标的设定,依然记忆犹新。蓦然回首,她也从当年“涉世未深”投资新手,变身为销售渠道方赫赫有名的爆款基金的操盘手。

截止2020年12月31日,工银瑞信基金52位基金经理共管理了272只公募基金,总管理规模为6079.32亿元。而在其中,袁芳目前仍在管理的7只基金,总规模达355.19亿元。

90后基金经理吴萍萍,拒绝诱惑不追“风口”

女基金经理的“投资经”是如何炼成的

从公司副总经理到权益部投资负责人;从70后的呼振翼到90后的吴萍萍……或许有几位熟人在哪里,东方基金是我接触最多的一家基金公司。但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对吴萍萍一次聊天式的采访。

时间切回2016年初夏,股灾的伤痕依然并未愈合,基金持有人对于股票基金心有余悸,在权益资产熄火后,“资产荒”又迎而至,很多基金公司顺势发行了很多债券基金

同年3月,走出象牙塔不久的吴萍萍正式成为一名基金经理。作为一款带有“保本”字样的债券基金,这对基金经理的风险认知和投资风格要求十分苛刻,可以想象对“90后”的她而言绝对是一项挑战。

货币政策、CPI、债券久期、安全垫……当这些专业、枯燥的词汇,从这位娇小的基金经理脱口而出时,你很难将刚才还在与你分享旅行、音乐等业余爱好的她是同一个人。

谈及保本基金的投资策略,吴萍萍透露,其股票持仓较低,整体上会严格遵循CPPI策略,待有底仓收益后再去做“增厚”,虽然增厚收益很诱人,但是她很少会突破这一策略。

“没有不好的债券,只有不合适的价格,今年保本基金的首要任务是保证整个债券的流动性。”时任东方基金安心收益保本基金经理吴萍萍称,要把握债券投资的“波段机会”。

与股票型基金经理追“风口”的理念不同,吴萍萍称,债市中会更加关注公司的质地,包括资产、现金流等,她更看好融资能力比较强的公司,如城投公司、水电、热力以及公共事业等行业公司。

五年后,当我在朋友圈看到“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吴萍萍”时佛又联想到当年在东方基金楼下咖啡厅闲聊式采访的那个午后,时至今日,她也已跻身百亿基金经理行业。

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31日,东方基金15位基金经理共管理79只基金产品,管理总规模为494.49亿元。而在其中,吴萍萍一人就管理了9只基金,管理总规模125.43亿元。

股灾中启航的徐艳芳,“慎用杠杆”言犹在耳

女基金经理的“投资经”是如何炼成的

对徐艳芳的专访,是在2015年的股灾前夜,相比风光不二的权益类基金,货币基金并不为很多人所看好。但谁也未曾想到,当年专注深耕货币基金的她,日后也成为固守领域少有的百亿女性基金经理。

是年夏天,北京西三环中路的国金基金总部,徐艳芳耐心地阐述着她的投资理念和资产配置建议,对于当时张口闭口的股市,她出言谨慎,言语中并未流露出半丝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门槛低、收益高、“T+0”随时变现……这些有别于传统货币基金的显著优势,让互联网货币基金自一诞生就备受投资人追捧,但对于互联网货币基金经理而言,为应对不确定的大额赎回风险,应慎用杠杆。

“相比传统的货币基金,互联网货币基金对流动性要求非常高,由于没有客户数据积累,大额赎回风险随时可能发生,应少用或尽量不用杠杆。”时任国金通用金腾通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徐艳芳称。

在徐艳芳看来,不同于传统货币基金的闭环管理,互联网货基更注重网络用户体验。一款用户体验好的产品,能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反之亦然,一旦某款产品出现流动性负面信息,也会很快传播出去。

一个月后,A股历史上最血腥的股灾不速而至,那场“杠杆上的牛市”就此终结,证券媒体铺天盖地展开对股灾的反思,而一直备受冷落的货币基金也得以重新进入投资人的视野。

时隔多年,当初对徐艳芳专访的诸多细节早已模糊,但对她说的“慎用杠杆”四个字依然言犹在耳。于投资而言,她是谨慎的,甚至有些保守,但对于基金经理而言,她又是积极进取的。

截止2020年12月31日,国金基金7位基金经理共管理38只产品,总管理规模为381.35亿元,而在其中,徐艳芳一人就管理了7只产品,总管理规模达93.56亿元,距离百亿仅一步之遥。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