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奇谈君 2021-11-0121:09:07来源:财联社 评论 694

专题策划一|新能源加持 磷化工进入C位 上游中游供需矛盾难解

在新能源属性的加持下,传统的磷化工行业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度节节攀升。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以来,磷化工板块买入成交额达1597亿元,同比增长近19倍,成分股总市值达2784亿元,单季度总市值增长122%。

把磷化工带上C位的背后的推手是“磷酸铁锂”。今年以来,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高额补贴的退场,以及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的技术突破,拥有低成本优势的磷酸铁锂开始东山再起,装机量迅速回升。

梳理发现,包括特斯拉比亚迪(002594.SZ)、小鹏、长城等车企均加大了磷酸铁锂电池的车型比例。戴姆勒集团也在日前表示梅赛德斯-奔驰的部分车型将转向使用磷酸铁锂电池,特斯拉更是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所有标准续航版本的电动汽车均改用磷酸铁锂电池。

磷酸铁锂是整个磷化工产业链上的末端产品,产业链最上游的原材料是磷矿石。也就是说,产业链上能产出多少磷酸铁锂,最终取决于磷矿石的开采量。

从下游应用来看,磷矿石主要用于生产磷肥(主要为磷酸一铵和磷酸二铵),占比超过70%。随着近年来粮食价格的上行,种植意愿随之提升,磷肥和农药草甘膦的需求呈上升趋势。

市场需求正在飞速增长,然而,磷是动植物生长的必需元素,磷肥则是粮食增产的关键,且磷资源具有不可再生性。近年来,中国已经把磷矿石列为战略资源,限制开采和出口;同时,在能耗和环保政策限制下,磷矿石的开采量越发减少。

截至2021年7月底,我国的磷矿石库存水平约为186万吨,较去年同期水平下滑约42.6%,和2016年相比下降了约80%,供给明显不足。中国磷矿石的产量仅仅满足农业需求就已经捉襟见肘。

而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已经从2002年即强制停止磷矿石出口,目前欧盟也已出台有关法律文件,限制其成员国对磷矿石无序开采。

在中游,百川盈孚分析师姜晨介绍,工业级磷酸一铵作为制备酸铁锂前驱体磷酸铁的必要原材料,其产能与磷肥存在重合。由于磷铵的产能政策受控,当工铵需求旺盛时,通过农铵转产补充工铵产能是磷化企业的常规方式,但在各类农资价格走高的当下,农铵也有不错的盈利空间,导致工铵的产能无法有效补充。

此外,由于高纯度磷酸所采用的湿法工艺有着较高的技术壁垒和配套限制,磷酸铁锂的另一关键中间环节工业级磷酸的供需矛盾也较为突出。

“上游的矿石开采和中游的化工产能严格受限,同时二者还面临农业刚需的挤压,磷化工产能很难满足农业和新能源的市场需求。“国内某磷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既是战略资源,就不可能放开限制,随着需求的进一步增长,磷化工产业链的供需矛盾只能进一步加剧。磷化工产品的“卖方市场”行情还将持续,除非出现了能够替代的新技术、新产品。

在供给端受限和需求不断增长的行业,往往蕴藏着绝佳的投资机会,这也是近期二级市场磷化工板块大涨的逻辑所在。有私募人士表示,新能源的加持将为磷化工产业打开千亿级的市场空间,在广泛的供需矛盾下,产业链中的核心环节价值将更加凸显。

从磷化工的产业链角度看,短期内拥有高纯度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产能资源和技术储备的企业有望率先与新能源产业接轨,企业业绩将最先释放;而从中长期来看,磷矿资源的价值将大大提升。此外,由于磷酸铁锂的下游较为单一,提前绑定下游电池厂商也将为企业带来明显的渠道优势。


专题策划二|上市公司磷矿石储量大起底 云天化暂列第一

由于磷矿资源具有不可缺少、不能替代、不能回收、不能再生的特性,关系到我国农业生产,并伴随着下游新能源的持续火爆,磷矿资源受到众多资本的追捧。在此背景下,哪些公司磷矿资源储量最多,潜力最大?为此,本文对国内上市公司磷矿资源储量进行了详细梳理。

云天化或拥国内最多磷矿

据美国地质局统计,世界磷矿石资源超过3000亿吨,其中基础储量710亿吨。智妍资讯显示,磷矿石基础资源储量主要分布在非洲、北美、亚洲、中东等地区,非洲和中东合计接近全球的80%,其中储量的85%以上集中在摩洛哥和西撒哈拉、埃及、阿尔及利亚、中国。仅摩洛哥和西撒哈拉就占全球总量70%之多。

即便海外磷矿资源丰富且品味较高,国内上市公司均没有海外磷矿资源。“据了解目前任何一家(中国)企业在海外都没有磷矿资源。”接近兴发集团(600141.SH)人士说道。一位接近云天化(600096.SH)人士更是表示,“公司磷矿资源非常充足,在海外没有磷矿资源。”

灵通资源网显示,中国探明储量约32.4亿吨,占比达到5%,但平均品位仅有23%,是世界磷矿平均品位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且国内磷矿分布极不均衡,云南、贵州、湖北、四川、湖南五省的保有储量超过了全国总保有储量的80%以上,磷矿开采及深加工企业主要围绕磷矿资源聚集地分布。具体来看,湖北磷矿储量全国第一,达到63.4亿吨,占比29.4%;云南第二,储量40.2亿吨,占比18.6%;贵州第三,储量35.8亿吨,占比16.6%;而湖南和四川两省储量占比分别为9.3%和7.4%。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数据来源:灵通资源网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数据来源:主要来源各公司公告以及上海钢联

各磷矿资源情况差异较大,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与真实情况或有出入,请投资者注意风险。

从粗略整理的情况发现,云天化或为国内最大磷矿采选上市企业。2013年,云天化集团将旗下16个磷矿注入云天化,储量达6.9亿吨。此外,天宁矿业拥有磷矿资源储量1.13亿吨。

产能方面,上述接近云天化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的产能1400多万吨,但公司实际使用约1300万吨左右。因为公司控股的一家磷矿公司有少数控股股东,根据当时签署的合作协议,他们会分得100多万吨的磷矿。”

川恒股份(002895.SZ)和兴发集团以5.3亿吨、4.29亿吨的磷矿储量分列二、三位。上述接近兴发集团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磷矿产能415万吨,生产正常进行,尤其草甘膦订单已排到12月份。

然而云天化25%的平均品位在众多上市公司磷矿资源中并不亮眼。司尔特(002538.SZ)旗下磷矿平均品位达到30%以上;川发龙蟒天瑞矿业28%;川恒股份磷矿平均品位也在25%以上。

不仅如此,云天化产销比也差强人意。今年1-9月,公司磷矿石产量920.21万吨,环比增长48.25%,销量227.04万吨,环比增长43%,产销比仅26.67%,远低于兴发集团的82.32%。

相较于传统化工企业,磷矿采选业务较高的毛利或许也是不少企业趋之若鹜的缘由。年报显示,2020年云天化磷矿业务毛利率为50.87%,兴发集团毛利率为43.45%。

今年不少企业纷纷加码磷矿石采选。川发龙蟒收购大股东川发矿业旗下超9000万吨磷矿储量的天瑞矿业;川恒股份2.91亿元增资天一矿业中毅达发行股份购买瓮福集团100%股权,借重组脱困;湖北宜化(000422.SZ)江家墩150万吨产能磷矿在建。其中,川发龙蟒、湖北宜化、新洋丰大股东(川发矿业、宜化集团洋丰集团)控股磷矿未来时机成熟后可能注入上市公司。

价格方面,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磷矿石价格持续走高。钢联数据显示,2021年6月30日至今,湖北宜化磷矿石挂牌价从490元/吨上涨至620元/吨,涨幅达26.53%。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行业高度景气叠加不错的毛利率,或是上述公司三季度业绩实现大幅增长的原因之一。三季报显示,1-9月云天化净利同比增长896%,兴发集团净利同比增长507%,川恒股份净利同比增长48.56%,ST澄星(600078.SH)净利同比增长1525.32%。

环保政策压力下 我国磷矿开采逐年下降

磷矿开采属重污染行业,近年在环保政策压力下,中国磷矿石产量自从2017年开始逐年下滑。到2020年,国内总产量仅8196万吨,较2016年高峰下滑近40%。有分析指出,在碳中和大背景下(环保限产),磷矿石行业限产减产或将成为大势,而新的磷矿开采审批也逐渐趋于严格,磷矿石供给端还在不断收缩。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来源:格隆汇

目前国内磷矿的集中度较高,其中云天化是我国磷矿企业龙头,磷矿石产能达到1450万吨,为2020年国内产量的18%。不过,从采访情况来看,相关企业磷矿业务目前一切正常,没有受到限产影响。

产量方面,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云南、四川、贵州、湖北磷矿产量分别为1117.41万吨、447.59万吨、1370.49万吨和3440.8万吨,合计6376.29万吨。其中,对比现有产能情况可以猜测,云天化和川发龙蟒分别为云南、四川两地主要磷矿生产企业。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另外,黄磷作为新能源行业重要原材料之一,同样因为限产导致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价格持续走高。

云南省发改委9月11日印发《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确保黄磷行业2021年9-12月黄磷生产线月均产量不得超过2021年8月份产量的10%(即削减90%产量)。据百川盈孚,2019 年和2020 年,全国黄磷有效产能分别为135.75 和131.55万吨,产量分别为64.49和77.75万吨。而在黄磷生产中,云南省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其有效产能达54.1 万吨,占全国总有效产能的41.52%,居全国第一,2020年全省总产量38.6万吨,占全国产量49.65%,居全国第一。按照云南发改委文件要求,预计今年9~12月云南黄磷总产量将不超过1.03万吨,而去年同期云南省的总产量为15.98万吨,减产高达14.95万吨,占2020年9-12月全国产量的51.15%,占2020年黄磷总产量的19.23%。

经整理,上市公司黄磷产能分布大致为:云天化3万吨、ST澄星18万吨、兴发集团16万吨、云图控股(002539.SZ)16万吨、天原股份(002386.SZ)2.5万吨。

上述接近云天化人士透露,限产影响了公司3万吨产能的黄磷装置。由于最近政策逐渐放松,影响也在逐渐减小,目前黄磷装置可以达到60%左右的负荷生产,约2万吨产能。

ST澄星也于上月末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江阴工厂、宣威工厂、弥勒工厂、钦州工厂四家工厂停产、减产。四家工厂几乎占了公司全部的营收和净利,且均具有黄磷产能。

钢联数据显示,1-10月我国黄磷累计产量54.33万吨,较去年同期64.1万吨下降15.24%。

磷化工专题策划研究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兴业证券数据显示,2021年1-9月黄磷平均价格为21992元/吨,同比上涨37%,其中三季度平均价格为30808元/吨,同比上涨106.3%,环比上涨65.2%。兴业证券研报指出,随着国内能耗双控政策收紧,预计黄磷的生产将持续受到限制,价格有望维持高位。


专题策划三|黄磷涨价带涨磷化工全产业链 目前上游企业最挣钱 但磷酸铁代表未来

今年5月以来,A股磷化工板块表现抢眼。Wind磷化工指数近5个月累计涨幅达112%,资金流入高达1641亿元。

隆众资讯磷化工行业分析师任海荣表示,虽然市场普遍看重新能源电池行业对磷化工产业的带动,但其实磷化工板块整体大涨的最根本原因是今年黄磷价格大涨。拥有黄磷产能的磷化工上游企业,也是在今年受益最大的。

不过,9月份以来,双限政策的加码,尤其对江苏、浙江、安徽、山东影响力度扩大后, 相关磷酸、磷酸铁以及草甘膦企业,均表示,受双限政策影响,企业开工率较低,企业产品处在供不应求状态,所以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带动了企业业绩。

而从三季报来看,磷化工企业全线抢眼。其中,拥有黄磷产能的兴发集团(600141 SH)实现净利润13.47亿元。此外,*ST澄星(600078.SH)、磷肥企业六国化工(600470.SH)、草甘膦企业和邦生物(603077.SH)等公司利润均实现了大涨。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整个磷化工产业链,上游企业最为挣钱,其中以兴发集团为代表,但是未来拥有磷酸铁产能的企业则是最能挣钱的代表。

黄磷板块最赚钱的是兴发集团

作为磷化工产业链的最上游,黄磷价格在今年实现了大涨。

今年年初,黄磷价格大约为17000元/吨,然而从5月底开始,黄磷保持每个月至少30%的涨幅。到9月国内多省进行能耗双限,黄磷的整体开工率被压缩到20%左右。川恒股份(002895SZ)、云天化(600096SH)、川金诺(300505,SZ)等磷化企业部分黄磷装置受到影响,直接被停工。

而ST澄星更是在9月底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下属云南宣威、云南弥勒以及钦州澄星等三家子公司减产、停产,供应大幅减少,黄磷价格飙升,最高价一度突破80000元/吨。

任海荣表示,在为数不多的黄磷生产企业中,兴发集团受到限电的影响较小,黄磷产能稳定,利润较高。

兴发集团相关人士9月2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答提问时也明确表示,除全资子公司贵州瓮安县龙马磷业有限公司5万吨/年黄磷产能开车率,因当地电力供给不足影响降低至70%左右外,其他生产装置运行正常。

对此,任海荣表示,兴发集团作为磷化工全产业链公司,也是国内企业中为数不多有磷矿资源的磷化工企业,因此可以大大降低黄磷以及公司下游磷酸、磷酸盐、磷肥以及草甘膦的生产成本,在行业竞争中占据优势。

据了解,截止目前兴发集团掌握的磷矿储量约12亿吨,磷矿产能530万吨/年。此外,兴发集团今年新建后坪磷矿200万吨/年的新产能,预计2022年下半年投产后,这样公司的成本优势会更明显一些。

受益于拥有磷矿与黄磷的成本优势,兴发集团今年第三季度营收为67.28亿元,同比增长14.42%;但净利润13.47亿元,同比增长506.88%。

而相比于兴发集团,同处磷化工上游,主营黄磷与热法磷酸的*ST澄星受到双限政策影响,开工率不高,业绩偏低,三季度净利润9290.6万元。但即使如此,净利润已经同比大涨1525.3%,一举扭亏为盈。

草甘膦板块最赚钱的是和邦生物

作为黄磷重要下游产品的农药草甘膦,在今年也涨到天价。

截至10月31日,国内草甘膦报价达85000元/吨,比9月底时71000元的高价又上涨了14000元。

隆众资讯行业分析师李金梅表示,草甘膦10月的涨价逻辑发生了变化。今年9月草甘膦价格大涨,主要因为黄磷在9月份价格大涨。但进入10月以来,黄磷贵州产能迅速恢复,10月中旬时黄磷国内的开工率已经超过40%。但下游江苏、浙江等地的草甘膦企业,却因为能耗双限政策停工,因此黄磷价格出现下跌。

据生意社行业价格数据监测显示,截至10月31日,国内黄磷价格最低已经下滑到38000元/吨,高价在46000元/吨。但黄磷下跌后,草甘膦持续涨价。李金梅表示,原料跌价后,草甘膦持续上涨,是因为供需失衡。10月中下旬,江山股份(600389.SH)草甘膦装置结合双限政策停车检修,为期半月左右,草甘膦的供应量减少。同时,国内外草甘膦需求不减,产品供不应求。

安徽一家生产草甘膦企业的副总经理孙涛表示,目前受双限影响,草甘膦企业的产能受到限制,原料短缺的情况也比较严重,整体来看产能下降在30%以上。因此,10月初行业内就预计草甘膦在年底前能突破80000元/吨,结果没想到一个月内就涨到了85000元/吨。而李金梅表示,目前85000元/吨的价格,一吨草甘膦的利润可以达到36500元/吨,利润率达43%。

而草甘膦相关企业,在今年三季度业绩不俗。其中,和邦生物(603077.SH)三季报显示,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56亿元,同比增加117.45%;实现净利润10.99亿元,同比大增750.55%。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0.09亿元,同比大增1129.21%。此外,新安股份(600596.SH)三季度净利润7.56亿元,同比增长713.70%;江山股份(600389 SH)三季度净利润2.17亿元,同比增长101%。

而磷肥企业,同样也在今年迎来了高光时刻,六国化工(600470 SH)相关人士表示,磷肥对于我国农业来说属于刚需,因此今年的销量并不会比以往多很多,但由于磷化工整体提价,今年磷肥产品的利润率比往年有较大增长,产品净利润增幅达61.68%,这对于磷肥企业来说十分难得。

未来最挣钱的是磷酸铁企业

今年磷化工产业链火爆,磷酸铁概念功不可没。受新能源汽车概念影响,磷酸铁锂在2021年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巨头特斯拉在今年10月宣布将在全球推广搭载磷酸铁锂电池后,行业对于磷酸铁未来的预期大大提高。预计到2025年,我国磷酸铁锂总需求量预计将突破200万吨,复合增长率将超50%,是未来发展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

而磷酸铁产能,在今年扩张极为明显。安纳达(002136 SZ)与湖南裕能合作新建磷酸铁产能5万吨,龙佰集团(002601.SZ)与湖北万润合资建设10万吨磷酸铁生产线,中核钛白(002145.SZ)则在甘肃筹建磷酸铁产能50万吨项目,天赐材料(002709.SZ)30万吨新建产能,合纵科技(300477.SZ)新建产能3万吨等。

任海荣表示,磷酸铁代表行业未来,而在今年磷酸铁对于上游磷酸的消耗量,仅占国内磷酸总产能的7%左右。而未来要想大力发展磷酸铁,那么需要高纯度湿法磷酸产能的配合。“目前国内高纯度磷酸,主要是热法磷酸,虽然磷酸质量较好,但价格太高。而磷酸铁行业,需要价格低较低的高纯度磷酸。”任海荣说。

而据行业价格数据显示,截至10月29日,国内热法磷酸(85%)浓度,最高报价为15000元/吨,而湿法磷酸价格在10000元/吨。但即使按照目前价格,磷酸的价格涨幅也已经超过200%。因此未来磷酸铁扩产的最大瓶颈有可能是磷酸,这需要行业通过技术手段去解决。

而目前磷酸铁产能最高的安纳达(002136.SH)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4.52亿元,同比增长87.91%;净利润1.29亿元,同比增长152.55%。其中三季度单季受磷酸铁销售增加影响,实现净利润4285万元,同比增长203.76%。

对此,有企业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磷酸铁企业利润并不高,但是随着市场需求量的扩大,以及企业的产能进一步增加,未来磷化工产业链最能挣钱的企业一定会在磷酸铁企业中,因为从下游需求看,磷酸铁代表着磷化工行业的未来。


专题策划四|锂电需求下精制磷酸、工铵价值凸显 多家公司抢位

磷酸铁锂重新回到动力电池的舞台中央让传统的磷化工产业成为当前新能源风口的新晋黑马。

德方纳米(300769.SZ)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磷酸铁锂的生产中,其磷源均来自精制磷酸或工业级磷酸一铵,新能源属性的加持让二者价值凸显,其生产能力也将成为磷化工企业能否获取动力电池领域订单迈入新能源赛道的关键。

百川盈浮磷化工分析师姜晨介绍,今年以来,在下游需求的拉动下,精制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的价格持续走高,但受国家三磷治理、能耗双控等政策的影响,企业开工率较往年有所降低,市场供应明显减少。同时,叠加新建产能受限、工艺壁垒较高和农需端的挤压,精制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的市场或将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产能受限 价值凸显

随着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的提升,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强势回归,国际新能源汽车巨头也在近期的三季报中表示,将在全球范围内搭载磷酸铁锂电池。

在目前磷酸铁锂的生产工艺中,不管是主流的固相碳热还原法工艺或德方纳米所采用的液相法工艺中,其磷源的主要来源有两种,一种是使用精制磷酸,另一种是使用工业级磷酸一铵。因此,精制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成为打通上游磷矿资源和下游新能源产业的关键中间环节。

虽然需求放量,但精制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在供给端却在相关政策要求、工艺壁垒和农业端需求的挤压下,不仅新增产能严格受限,甚至部分企业的现有产能也无法充分利用。

据百川盈孚不完全统计,2021年1-10月,国内磷酸产量约171.5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52%,工业级磷酸一铵产量约192万吨,较去年同期减产近10%。

姜晨介绍,下半年以来,随着各地能耗双控政策实施以及三磷治理的环保督察频繁,西南、华南等主要的磷酸及工铵生产区域的企业开工不稳定,且在高压的环保政策下,新建产能严格受控,导致精制磷酸和工铵的市场供应持续低位。

由于农业级磷酸和磷铵在生产工艺上于工业级产品存在重合,新增产能难以实现的情况下,产业提出“农转工”的新思路,但这条路是否可行?

综合产业人士了解到,目前精制磷酸主要由湿法工艺生产,但湿法磷酸产品的杂质较多,绝大部分小厂无法对湿法磷酸进行净化和提纯,产品无法满足生产磷酸铁锂的要求,一般的小型磷化工企业想通过农业级产能转产精制磷酸的难度较大;工铵方面则面临着来自磷肥需求的竞争,在各类农资价格走高的当下,农铵也有不错的盈利空间,农铵企业转产工铵的意愿不足。

此外,在磷酸和磷铵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固废磷石膏,磷化工企业对磷石膏处理能力也是限制其磷酸和工铵产能的因素之一。

新洋丰(000902.SZ)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磷石膏对环境污染较大、应用价值低、处理难度大且成本高,目前,国内的部分地区在制定企业磷酸和磷铵产能指标时,按照以消定产的原则,如不能有效的消耗和处理的磷石膏也将直接影响企业磷酸和磷铵产能。

因此,在增量需求旺盛的背景下,磷酸、磷铵其稀缺属性愈加凸显。而新增、存量产能受限,“农转工”又存在现实性难度,精致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在未来数年内都将处于紧缺的状态。

优势企业抢位新能源赛道

分析人士表示,精制磷酸和工业磷铵的供不应求让相关企业在产业链中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从而能够率先与新能源产业接轨,在一众传统磷化企业中脱颖而出。

目前,拥有高纯度磷酸和工业级磷酸一铵产能资源和技术的优势企业已借机开始抢位新能源赛道。

川发龙蟒(002312.SZ)是目前全国市场份额第一的工业级磷酸一铵生产企业,拥有工业级磷酸一铵产能40万吨/年,且已作为磷酸铁锂锂电池正极材料前驱体原料对外销售。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已关注到工业级磷酸一铵在新能源领域的重要价值,目前公司正对进入磷酸铁或磷酸铁锂产业进行论证。

国内最大的磷酸一铵生产企业新洋丰拥有磷酸一铵产能180万吨,其中有工铵产能约15万吨。今年8月,公司宣布拟投资建设年产20万吨磷酸铁及相关配套项目,并与常州锂源的合作从而切入新能源赛道。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拥有在磷酸铁项目中,可将生产精制磷酸所产生的废酸做为磷肥的原材料,有效降低磷酸铁的综合成本,有望使公司在磷酸铁行业中获得明显的成本优势。

川恒股份(002895.SZ)拥有工铵产能月15万吨及在建的10万吨/年净化磷酸产能,并将产生的半水磷石膏改性后用作矿山充填,以降低公司磷石膏处置成本。近期的调研记录显示,公司拟投建的10万吨/年磷酸铁项目正进行安评、环评等工作,预计项目1期5万吨/年磷酸铁将在2022年4月底建成并投产。

川金诺(300505.SZ)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10万吨净化磷酸项目主体工程已完成,预计将于明年年初正式投产。此外,公司还规划有5000吨磷酸铁装置将为公司未来的磷酸铁项目的工艺路径提供参考和定型。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