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机构背后的投资者何去何从?

奇谈君 2021-12-2122:53:37来源:科创板日报 评论 411

12月20日,薇娅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款13.41亿的消息,瞬间刷爆网络。

出事之后,薇娅某宝直播间及微博账号立马被封,同时部分偷逃税公司也已注销。薇娅的偷税被罚,就此撕开了电商直播行业的一道口子。

统计发现,网红带货始于2016年,但真正流行、受到大众关注是2019年。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整个直播带货的成交额达到4600亿。

在此背景下,善于把握风口的VC/PE们,也成为了网红机构(MCN)的金主,纷纷砸钱,进军电商直播领域。

电商直播兴起 阿里、小米、B站纷纷下场

风口之下,没有哪一家投资机构,能够忽视电商直播的崛起。

天眼查显示,始于2016年的网红带货在当年迎来了融资高潮,87家机构将真金白银交给MCN机构。

这其中,不乏真格基金与创源InnoSpring等天使轮投资“一秀成名”;蘑菇街战略投资“淘世界”;迅雷战投500万天使轮投资有明星张嘉倪吴昕站台、牵手200红人卖好货的“GOGAL够格”……

2017年电商直播行业加倍吸金。当年发生投融资事件152起,小米、君联资本也争相入局。

两大资本先后参与了真真海淘2000万元A轮融资,奢侈品直播平台妃鱼近3000万美元B轮融资。不论是融资金额,还是融资轮次上,电商直播较上一年均有进阶。

真正的大爆发则在后面,数据显示,2018年仅淘宝直播就实现GMV(商品交易总额)1000亿元,2019年突破2000亿元,2020年高达4000亿元。

电商直播机构背后的投资者何去何从?

2016年-2020年头部机构对电商直播的投资

如此高速增长的市场,互联网大佬也坐不住了。

腾讯投资在2018年分别投资了小象互娱庭味信息科技微博文化基金于2019年参与了网星梦工厂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2020年加码拼量网战略融资。

2020年,阿里影业亲自下场,与天下秀一同打造淘秀光影MCN公司。同年,哔哩哔哩也联合前海母基金等,以数千万资金A轮投资无锋科技。自此,电商直播领域经历投融资大跃进阶段。

但今年以来,电商直播整体行业已有降温之势,该领域今年仅发生13笔融资,且一些投资还涉及虚拟人。

随着薇娅的出事,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在税政重拳打压之下,电商直播行业全面溃败。“无论投资者还是从业者,都将面临颗粒无收的窘况,类似房地产行业以及K12教培行业。如果机构不直面现实,未来或将更惨。”

电商直播机构背后的投资者何去何从?

今年以来电商直播的融资情况

电商直播风险与高利润并存

如果说电商直播的兴起,最开始是受益于行业发展的红利,那么后来则应该是流量网红的投资。

这一点,尤其表现在薇娅、李佳琦、李子柒身上。以薇娅为例,其丈夫控股的谦寻文化先后获得了君联资本、云锋基金的投资。

两大知名创投机构加持的背后,是谦寻文化惊人的GMV。数据显示,谦寻文化已和超过5000家品牌达成过合作,累计GMV超过100亿元。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李佳琦和李子柒身上。

在李佳琦与美腕网络科技合作后,后者经历了三轮融资。投资方不乏湖畔山南资本巨匠文化德同资本时尚资本新浪微博基金启峰资本等。

李子柒所属的杭州微念,在李子柒的流量加持下,也先后获得了华映资本芒果文创基金、新浪微博基金、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的青睐。但随着李子柒与微念的闹翻,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也随之退出。

IP孵化专家,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联合创始人史洁表示,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与个人有极大捆绑的投资,风险都是显而易见的。

“自媒体人从2012年开始,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职业,一个行业,从没什么流量的个人,到影响力巨大的自媒体,分分合合不胜其数。最后无非是资本和自媒体人的博弈,或是公司与自媒体人的博弈。”史洁分析说。

因此,当网红生意的高利润,成为众多资本无法抵御的诱惑时,资本们也应该警惕高利润背后的风险。

“就像前一阵的李子柒事件,充分说明了流量是认人脸的,公司与自媒体合约签时,再细致再严谨,也比不过一张脸对于粉丝的召集力。”史洁如此认为。

鲸平台智库专家、百联咨询与鸿门投资创始人庄帅则表示,投资机构对企业可能出现的风险会进行评估,一般都有相应的预案。“薇娅只是谦寻的大主播,最终还是看谦寻的现金流情况,看是否能发展其他主播。”

如涵上市又私有化,电商直播还有资本之路吗?

薇娅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款13.41亿,让整个行业来了一番大地震,其实之前上市又私有化退市的如涵,也给了行业一个警示。

2021年4月21日盘前,“网红第一股”如涵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完成私有化交易,即日起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如涵的退市,距离2019年4月上市仅有两年时间。

协议显示,如涵控股以每股0.7美元的现金收购所有已发行的普通股,对比12.5美元/股的发行价,缩水94%。这相当于当初认购IPO份额的投资者,打了个“骨折”。

不仅如此,在上市的两年里,如涵控股还上演了上市就破发,股价跌跌不休,主播张大奕与阿里蒋凡的桃色事件。

从行业发展来看,除了薇娅等网红的直播带货,电竞直播、虚拟偶像直播也相继出现。比如,今年保时捷对杭州万像文化的投资,就是看中了公司的虚拟人。

史洁认为,无论是电竞直播还是虚拟偶像的直播,都要看最终的转化目的是什么,观众消费的场景是什么。

庄帅则表示,电竞直播一直都有,但虚拟人直播的真实性不够。“主播带货最关键的是解决信任度,虚拟主播的互动性、表达以及技术限制也有待解决。”

“总之,无论怎么变化,MCN关注的点始终是如何拥有巨大的流量,如何拥有更高的利润;平台关注的点是,如果创造更大的流量,如何产生更好的转化,以及如何符合国家的监管需要。“史洁分析说。

在薇娅偷税事件中,比较缺失的是网红们的法律意识教育。

”但在薇娅事件后,我相信,在内容和财务方面如何做到合法合规,是平台和MCN机构应该加紧重视的问题。”史洁表示。

目前各家直播机构纳税情况并不一样,有的公司按照正常的个人所得税纳税,有的公司按照工资发放。在成都的一位网红主播透露,具体情况,在于个人与经纪公司签订的合约规定。

该主播称,网络主播收入构成复杂,可能包括打赏收入、来自平台或经纪公司的分成收入、劳动报酬收入、广告收入、线下商业演出收入等,因此对应缴纳的税率也不相同。

奇谈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